香艳之家三部曲之二

图片:15喜欢:0收藏:0浏览:8759442008-09-21 12:13:08

题记:当我的年少轻狂遭遇你的爽朗,整个身心就成了你笑声的俘虏。我对自己立下誓言:终此一生,我的理想就是----成就你的梦想。 和我在一起,不知道你是不是幸福,但是,我要让你感受到我的努力。 她喜欢红色。曾经在我耳边呢喃:要让家铺满红色,成为温暖的港湾。她有朗朗的笑声,我喜欢。我总是想象:她的笑声就是我们家的阳光。不是丝丝缕缕,不是斑斑驳驳,而是一大片、一大片地倾泻下来,如同雨后的瀑布,壮丽,闪耀着七彩的光。任是多么浓烈的颜色,若没有光芒,又怎么会耀眼!我信赖她的爽朗。 我勤奋工作,辗转在大江南北,只为了拥有飞燕归巢的欣喜。当我们交上定金,我感觉到翅膀的雄浑张力。我把装修的决定权交到她的手心。我对设计师的唯一嘱咐是:按她的感觉去做、让她满意! 我一直相信,人生活在选择之中。我选择了她、她选中了设计师,于是,我和她最终拥有了一个让我们欣喜的家。 选择,意味着决定,更意味着创造。从一无所有的毛胚房开始,我们既小心而又率性地作出各种选择。我们和设计师一起,去挑选装修队、去解析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条理;到大街小店里淘货,从底材到面材,从配件到用具。 选择的过程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乐趣,挑起了形形色色的兴奋。毋庸置疑,我们同其他人一样,走上了一条充满了诱惑而又刺激的装修之旅,就像那盆芦荟,朝着梦想的天际,张扬开挑战的触觉。 选择导致发现。她发现她的“红色之家”令人欣喜,我发现她的世界香暖无边。 从此,开门后的“七件凡事”需要重写。我看着她坐在红色的矮圈椅上换下高跟鞋,她光着精致的脚踝,从青石板滑进色彩的大观园,留下了一串如铃的笑声,褪去了我脸上平板的外观。有时,她撩起裙裾,端坐花瓷鼓椅,拨动琴弦,笑声便与叮咚的古筝交响,古意屏风上的牡丹,开放着慵懒的艳丽。 我们开始了二人的或闹或静的互动,将外边的喧杂关在了门外。孔雀蓝坐垫斜搭在圈椅上,就这样点染了我的双眼。 穿过绿意盎然的拱门,我喜欢躺在起居室窗台的杉木板上,让玻璃纱轻轻撩拨我的背。她在木地板上飘来挪去,地面有她轻盈的身姿起舞,像风吹过荷池,倒影摇曳。抬眼看圈梁手绘,也有窗棂外的荷花小池,遥远的清雅涌入眼帘。 一动一静之间,我起身拥她入怀,在沙发床上讨论幻觉:当将来的宝宝在他们身后摇动他/她的彩色童年,我们也要像此时一样,忘记去做饭。 我们会有很多客人。他们自选喜欢的坐具,可以席地而促膝,也可以窝进沙发中,只用开放的姿势来谈天说地;或者坐在从茶室强行搬来的树桩凳上,关上电视打开音响。中国弦乐清如溪水,用来泡上一壶铁观音,温婉透亮,满庭清香扑鼻。 也有客人像她一样,爱上榴莲的浓软饱满的滋味,他们会炮制榴莲糕点,让各式聚会成为盛筵。贝壳灯罩拢聚着温情和浓香,醇和的原木和拙稚的餐具相映成趣,灶台边、窗台上笑语连连。夜深的时候,他们还会倚靠着仿清式藏椅,将双臂支在原木色的料理台边,大红横梁下,冷暖色彩玻从头顶盈盈照射,直坐出吧台的氛围。 他们追问我风格的含义,她说:风格?那就是----我喜欢! 人,是我去爱的,家,是我来住的。我喜欢的,便形成了我的“风格”。我为中国风陶醉,而那些使我陶醉的中式风格的元素,它们变成我的细胞,随情绪流露出来,滴落在我的家里----她对朋友这么说。这样的解析,就像她的长发不经意掉在家里的角落,就像她的古装照,配衬夕阳颜色的墙面,都让我迷恋不已。 我经常幻想她的娇躯在玫瑰池中温软,现在,她就在眼前,如玉一般。我用玫瑰花瓣为她搓浴,满室浓烈的色彩撞击着我的感官,水泥和马赛克墙粗粝映衬下,最柔最温氲的就是浴池中的她啊。她久久不愿出浴,我侧躺在床上,隔着雕花木屏风、透过朦胧的紫纱赏她,数着时间,想象浴巾很快就会披搭上不锈钢的架子。 这床,完全榫接,传承中国古老工艺的结实,没有钉子供它日后有松动的借口。在浮雕叶纹的墙前,我陷入床的包围,床柱构筑的安全感使我睡意朦胧。我转过头,红色床头柜上的蜜月照片,提醒我曾有过的誓言:此生的理想,就是成就她的梦想。我将她举在肩上,我把誓言高高举上我的天空。 她的父母会来照顾娇娇乖女,这里是他们的卧室。我们不能给岳母一座花园,但我们请来了花,与她的梦相伴。她笑谑问道:你说,床头柜会不会让妈妈想起她年轻时候的曲线?你说,青花台灯像不像妈妈的青年? 家就要随意。每一次小小的移动都让人惊奇。 她随意搬动花花绿绿的垫子,她随兴放置各地淘来的民族饰品,她随手打开或关闭上下左右的灯,每个角度和角落便景随物移,充满了变幻。大景象小细部,粗肌理细花纹,块与面、线与点,勾画她对家的爱恋。她乐此不疲,而我只需赞叹。 在我的每次赞叹中,她的笑声总是如铃响起,这里披着,那里挂着,如快乐的阳光,洒满了我们的小家。我们看到了色彩的精灵在舞动,于是,我们满怀香暖,不疲不休。

还可以输入140

    条评论

    你可能还喜欢

      大家都在看